政治主導的身心靈科學研究 – 迷不信也是迷信

作者:李嗣涔教授

一、主流科學不認同

經過了30年的氣功及人體特異功能的研究,雖然在醫學界、物理界、體育界已經有一些同好逐步投入了研究的行列,不過大家偶而仍然會受到主流科學界非理性的一些攻擊,讓人很不舒服。不過回頭看看這些傳統民俗包括中醫藥近五十年發展的歷史,不得不感嘆像身心靈這些領域的發展,不得不藉助政治力的主導,而無法由學術社群自發的產生出來。這也顯現了近代科學的發展已經在精神上走向了它的反面,陷入了自以為是,凡科學沒有碰觸的領域就不存在的反科學迷障中。

二、 中醫的發展艱辛

就以中醫來說,由於陳立夫先生的支持,成立了中國醫藥學院,勉強在學術界保留了中醫一絲不絕的命脈,但是在西方醫學主導的醫學界卻難有聲音。1974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大陸,親眼見到大陸醫生為病人開刀時,病人還可以與醫生談話,見識到針灸麻醉的威力。代表團一位媒體總編,正好得到盲腸炎,被以針扎闌尾穴而治癒。回國以後,美國國家衛生院馬上編列大筆經費來支持針灸研究,從此針灸揚名於世,到今天30年後,針灸已成為美國多數州正式醫療保險可以給付的項目。靠一個震撼事件加上政治力的主導,把中醫的針灸部分帶上了世界的舞台,成為科學的正統。

而在尼克森訪問大陸24年之後,台大醫學院於1998年正式引入了針灸進入醫療的體系。至於中醫的其他體系呢?長庚大學終於在1998年正式在醫學院成立中醫系,成立的理由很簡單,董事長王永慶先生相信氣功、中醫,也勤練氣功,有他的支持,佔優勢的西醫系所也不好反對。

三、需要有膽識的政治家支持

至於氣功與特異功能的研究更是如此,台灣若不是 1988年國科會主委陳履安先生的遠見與堅持﹔大陸若不是二十1980年代錢學森、張震寰的力挺,以及總書記胡耀邦的支持,是絕對不可能發展出來的,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

以美國來說,由於美國一位大老參議員的堅持,國家衛生研究院從1992 年起成立另類醫學辦公室,經費兩百萬美金,1998年改制為互補及另類醫學國家中心,到1999年預算已達一億一千四百萬美金。從事各種傳統的醫療研究,包括遠距靈療、氣功、禱告、針灸、外氣對細胞的作用等等,靈琅滿目。我在2001年受邀到夏威夷去參加一場國際學術研討會,見識到美國在這方面的研究速度及進展,在美國大量經費資助研究計劃的趨勢下,我相信這個領域可以很快的進入正統的科學領域,為世人所接受。

是什麼樣的力量導致學術社群的大部分科學家自以為是,走向了科學的反面還不自知,要靠政治的力量來矯正?我想這是西方科學化約論(reductionism)走向極致,所產生的後果。化約論的精神是每項事物都要分割、化繁為簡去分析了解,因此走向分子、原子、夸克等標準化的程序。凡是不能化簡、不能標準化的現象,都是不科學的。但是事實上,很多身體的現象卻不屬於化約論的範疇,而要由相反的整體論(holistic)來理解。它的特徵是一加一大於二,整體系統的運作與環境有關,與系統的狀態有關,因此頭痛可以醫腳,同一病症不同的病人要根據他的身體狀況有不同的治法,沒有單一的標準程序。看來超越科學疆界的研究只有靠有膽識的政治家才能破除化約論的迷思,才能把陷入迷障的科學家救出“迷不信”的泥沼。希望不久的將來隨著複數時空及量子心靈模型的提出及推廣,有更多的科學社群能加入身心靈科學的研究,逐漸擺脫靠政治力才能生存的困境。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