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字引發的手指識字異相 – 進入靈界網站

作者:李嗣涔教授

一、 大陸對幻覺還是高智能信息場的爭議

從1996年到1999年,我有三年多的時間和大陸的中國地質大學人體科學研究所合作,從事特異功能的研究。所長沈今川教授是一個知名的地質學家,當時六十歲出頭,但對人體特異現象有濃厚的興趣。助理研究員孫儲琳女士是一位神通廣大的功能人,擁有六十種不同的功能,每一種都匪夷所思,向現代的科學提出了挑戰。認識了他們之後,又陸續的認識了從內蒙古醫學院到雲南大學等機構的研究人員。

我發現他們常常在爭論一個問題,功能人在大腦天眼裡看到的「師父」,到底是幻覺?還是連到另一度空間的「高智能信息場」所抓到的信息。這些師父能力高強,可以教功能人各種特異功能的技巧像藥片穿壁,可以告訴功能人過去或未來要發生的事情。

大部分的研究人員以507研究所的宋孔智為代表,堅信這些腦中看到的「師父」是幻覺,就像作夢一樣,功能人進入功能態,大腦會出現像夢一樣的影像,與外面的世界是沒有關係的。比如說1865年化學家卡庫勒(Kekule)在作夢時,看到一條蛇咬著自己的尾巴形成環狀,而破解了苯分子(六對碳氫原子)的結構。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知識的來源可以是內在的幻覺,與外面的世界無關。

但是沈今川教授堅信,有另外一個世界,他稱之為「高智能信息場」存在,功能人進入功能態就可以連上「高智能信息場」,從裡面取出所需要的信息。兩派學者爭論了十多年,誰也不能說服對方。每次看到一個新現象,兩邊都會聲稱自己的論點獲得了支持。

二、我的實驗也出現亮人

在台灣我沒有遇到像孫儲琳那樣的大功能人,只能從事手指識字的研究。不敢也碰不到像「師父」這樣高層次屬於靈界的問題。沒想到1999年8月26日在物理學會十多位物理、心理學家的見證之下如圖1所示,台大物理系的陳教授以一個「佛」字卻打開了一扇門,讓我們一步踏進了信息場的世界。看其他字的時候,功能人都能看到正確的字,是靜態的,但是在看第一個「佛」字,卻看到了一個「亮人在對我笑」。接下來的「佛」字,看到了亮的銀幕、聽到了笑聲、看到了亮人在實驗室裡跑來跑去,絕對看不到這個字只看到異像。

接著「菩薩」、「耶穌」都出了異像,不是出現亮人就是十字架。但是只要一換普通字則異像消失,可以完全的重複。這種異像到底是大腦內部產生還是外部激發?是她的潛意識認為這些名字具有神聖性,而產生了幻覺﹔還是這些神聖字彙是一個頻道,是一個網址,讓她的天眼接上了信息場的網站或電台,看到了信息場的世界?

圖一:手指識字佛字發現異相的場景

三、決定性的證據排除幻覺

決定性的證據來自半年後關於藏文、希伯來文的神聖字彙以及伊斯蘭教神聖圖案的測試。實驗者及功能人都完全不懂這些文字,但是藏文的「蓮花生大士」、「瑪哈嘎拉」(密宗白教的守護神)、希伯來文的「I am that I am」(上帝)、伊斯蘭教的阿拉,都產生了異像看到光芒。證實這些異像不是來自潛意識的認知,所產生的大腦幻覺,而是神聖字彙的本身就是一個網址,不管你認不認識,只要接通就能連上相關的網站。這就像目前的網際網路,即使你不認識的外國文字,只要寫對就會接上對應的網站一樣。這也證實了我們四度時空的物質世界之外,還有一個信息場存在,裡面充滿了網站,祂就是我們文化裏、宗教裏所講的「道」、「虛空世界」、「無色界」、「形而上」、「靈異世界」或「天堂與地獄」。

編注:

依據李嗣涔教授在此機緣所開始的神聖符號研究,帶來了氣機科技所研發的御釀晶炁(晶炁)系列以及盒炁通寶(盒炁)系列的誕生。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