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念力 - 初遇孫儲琳老師 - Aqive 氣機科技

神奇的念力 – 初遇孫儲琳老師

作者:李嗣涔教授

因緣際會認識奇人

1995年我向台大申報輪休,一方面鬆弛身心,儲備再投入的能量,一方面也利用這個機會想在特異功能的研究方面找到一個突破點。到了秋天,九月的時候,我趁著休假陪侍家母到大陸探訪親友,在北京大約有一個星期的逗留。當時大陸最有名的特異功能人是張寶勝,我很想有機會去拜訪他,但是非親非故又沒門路,似乎不太可能。誰知道事有湊巧,在我出發前不久有一次朋友請吃飯,座中正好有位大陸來的李先生,也是特異功能人士,不過特長不同。我冒昧的請教李先生,有什麼方法可以找到張寶勝?李先生很熱心的給了我一個電話號碼,說是張先生在北京五○七所的電話。於是我準備了幾份自己的氣功和特異功能研究的論文,預備到北京毛遂自薦去見張先生。

到北京之後先陪家母探親會友,走訪名勝,忙了幾天,好不容易有一個空檔,輾轉聯絡上了張先生的祕書朱先生。當即帶了論文和名片去拜訪他。朱祕書婉轉表示見張先生有所不便。我當然有點失望,不過還是把資料給他,請教一些問題。大概我的名片和論文令他相信我是誠意的研究人員,不是瞎起哄的,所以考慮了一下告訴我:「這樣吧!我給您介紹一位與張寶勝一樣厲害的功能人,不過這會兒找得到找不到,就說不準了。」他當即打了一通電話,向對方介紹我來自台灣……等等。約好當天下午我就過去。「運氣不壞!」他說:「今天沈教授和功能人都在。平時他們不常到辦公室的。」我衷心感謝他,素不相識,他大可不理我的,卻這麼熱心的幫忙。一方面心中也感到狐疑,在台灣只聽說張寶勝功能高強,怎麼又有一個跟他一樣厲害的呢?

當天下午我依約找到了地質大學,見到從事人體科學研究的沈今川教授和「與張寶勝一樣厲害」的人物孫儲琳老師。原來地質大學人員在文革時下了武漢,沈教授就在武漢開始和孫老師的合作研究。我們彼此交換意見之後,沈教授把他們以往做過的實驗成果和錄影帶給我看。其中每一項實驗都叫我目瞪口呆,有突破空間障礙的、意識生物工程(讓種子發芽長根之類)…等,簡直匪夷所思。當時我自己在人體特異功能的研究,只有初步的和手指識字而已,沒想到特異功能可以有這麼複雜而驚人的作用,更沒想到會有一個人同時俱備這麼多樣化的功能。她至少掌握了六十項功能,每一項功能都挑戰著現有的物理和生物知識。

離開地質大學的時候,我心情激動,幾乎在馬路上奔跑歡呼起來。因為我看到了人體科學研究這一片遼闊的遠景,有多少物理、醫學、生物、演化…的課題等著被突破!人家說見獵心喜,從事科學研究的人也是這樣,發現了新的研究課題,又高興又心急,更難以相信自己的運氣!由於張寶勝先生的祕書朱先生熱心介紹,我又碰巧在今天找上門,而得以和大陸的研究人員認識,創造日後合作研究的機會。這次會面使我對人體特異功能的認知跨前一大步,明確的知道各種特殊能力是可以自行訓練開發的,而且即使是特異能力也不能違背自然法則。例如孫女士在做種子發芽的實驗過程中,發現要催豆類發芽比較容易,可是催發小麥種子卻不成功,試驗多次小麥都沒反應。後來請教農業專家,才知道小麥要先長根後出芽,孫女士於是先請小麥種子「長根、長根」,然後再發芽,果然就成功了。這個例子也告訴我們,只靠特異功能則威力有限,要配合知識才能發揮如虎添翼的功效。

死亡花生起死回生

我與孫老師的合作研究從1997年開始,為了證明完全死亡的花生也能「起死回生、返生發芽」我請了台大農藝系教授在高溫高濕環境下處裡台南11號花生,將每個細胞破壞,然後照正常程序培養,沒有一顆發芽,然後把30粒花生真空包裝帶到北京,做實驗時拆封取出花生在場見證人在花生皮上簽字開始請孫儲琳老師做實驗,結果只花了37分鐘其中一粒花生就返生發芽長了2.8公分的芽,而見證人簽的字仍清晰可見如錄影帶所示。這個實驗徹底顛覆了死亡的定義,讓我見識到天眼意識的威力,接下來幾年中我們也做了「意識微雕」、「意識病毒」的實驗都獲得成功讓我理解到《封神榜》的世界有可能是真的。圖1是孫女士到馬來西亞旅行中,同車遊客給了她一顆炸花生放在手中,十多分鐘跳大神進入功能態後用念力把花生長成一個花生樹。

與孫老師的相遇完全打破我的最後一點懷疑,自古以來的神話有部分是事實,2001年漢聲雜誌社吳美雲總編與我到了北京訪問沈金川教授與孫儲琳女士,以對話錄的方式記錄下來孫女試煉功出功能的歷史,操作特異功能的方法及體會,把神話解密,讓所有讀者看到天眼的運作與物體的交互作用,也就是神話產生過程的第一手資料,這真是千古以來難得一見揭露宇宙真相的寶典,也是科學研究宇宙實像的珍貴參考資料。很可惜的是2005年6月我接任台大校長,為了避免引發外界爭議於是要求吳總編延遲到2013年6月我校長卸任後才出書。2016年3月在我從台大校長卸任兩年半後漢聲公司終於出書, 書名《是潛能還是特異功能 ?》如圖2所示,歡迎對神仙法術、哈利波特魔幻世界有興趣的人多多參考。

圖2:是特異功能?還是潛能?
Chinese